丽水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旅游

大搜救背后的地缘政治

来源: 作者: 2019-05-15 19:03:34

大搜救背后的地缘政治

真的不是拍美剧?马航失联,全球搜救。从南海到安达曼海再到印度洋,至少26国参与的十数天国际大搜救,除了收获一堆海上垃圾和无数阴谋说外,我们依然不知道马航MH370到底去了那儿?有人说,马航的旧广告语就是:“无论你去那儿,都没有人会知道。”这场号称由马来西亚主导的搜救大行动,看上去更像是一场没完没了的乌龙戏。为了救人,越南向十个国家开放了自己的领海,任它们在越南海域救援+隐性军备竞赛。结果内裤都被人看光了,马来西亚却说其实飞机压根没在这儿。有这么玩人的吗?马来西亚还真就这么干了!人家不还一本正经地求巫师预测飞机走向嘛!有人说这是马来西亚混乱内政、官员推卸的必然结果,也有人说复杂的南海问题已经将相关各方拖进了地缘政治的泥潭,马来西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幕后有只巨大的黑手……总之,从开始的灾难片演变成悬疑片,一度还曾偏离“航向”试图变成科幻片,现在证实有可能是恐怖政治片,暂时无法预测是不是战争片。作为国人,我们衷心希望它是个有着美好结局的文艺片。(陈

冰)大搜救背后的地缘政治“马来西亚没有故意隐瞒有助于对航班进行搜救的信息。但部分信息尤其是军方信息,出于维护国家安全考虑没有披露出来。”3月17日下午,在吉隆坡机场,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兼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侯赛因如是说。而就在同一个地方,在之前几乎每一天的会上,希沙姆丁都会强调——马来西亚“没有隐瞒任何信息”。他甚至口口声声:“已将军方雷达原始数据交给美国和中国,说明马来西亚将搜救置于国家安全之上。”3月8日,马航MH370客机失联之后,从南海到马六甲海峡,再到印度洋,一时间热闹非凡。中国、马来西亚、越南、新加坡、菲律宾、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都纷纷派出舰机,前往相关海域搜救。然而,3月15日,情势大变!马总理还有闲心血拼3月15日中午,马来西亚方面宣布,原定3月15日17点进行的会,提前到13点举行——马总理纳吉布·敦·拉扎克将来到现场,有重大。一班伸长了脖子等在发布厅。马方先宣布会推迟到13点20分,再宣布推迟到13点30分,再推迟到14点……现场有人直称:“纳吉布先生本人貌似也失联了。”直到14点20分,纳吉布姗姗来迟。他确实发布了重大消息——马航失联客机一次与卫星联络是当地时间8点11分,正调查飞机是否被劫持。失联飞机的两条可能轨迹,一个是飞向泰国北部的航道,一个是南印度洋航道。纳吉布还公布了失联航班飞行员正在受到调查的讯息。而正驾驶扎哈里·艾哈迈德·沙阿是马来西亚反对党——人民公正党梳邦区部的一名活跃党员。人民公正党是马来西亚的反对党。,当时针指向15点时,纳吉布说:“感谢大家这个上午来参加会。”不知道是英语习惯将一天中初次见人的问候时刻都称做“This

morning”,还是纳吉布先生刚睡醒没多久。会后,马来西亚航空迅即表示,纳吉布总理的表态马航也是首次听到,鉴于事态性质变化,马航无权插手政府调查,根据国际法,此事之后由马来西亚政府负责,当晚将是马航提供家属的一晚住宿。惊闻纳吉布发布会消息的越南,则由越南国家搜索和救援委员会宣布——越南停止在越南海域对马航客机的搜寻行动。而在此之前,越南是参与搜救积极的国家。一众国家在南海的搜救,除了发现不少油迹证明海水污染严重以外,表面上没有其他收获。将周围国家调动得晕头转向以后,3月16日星期天,纳吉布总理乐得清闲,陪家人上街购物。马来西亚友甚至拍到他走过PRADA精品店的照片,发在了推特上,一时成为转发热点。那么,是什么情况导致马来西亚方面大话连篇前言不搭后语?又是什么原因导致马方宣称出于维护国家安全考虑不便公布一些信息呢?为何纳吉布在航班失联世界瞩目的时候,还在大街上闲庭信步呢?让人稍感安心的消息是,3月18日,联合国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表示,该机构至今未监测到失联的马航客机曾发生爆炸。安瓦尔案搅乱机长的心?“安瓦尔·易卜拉辛性侵罪名成立,监禁5年!”

3月7日17时,吉隆坡布城司法宫,马来西亚上诉法院几乎是刚开庭就做出了判决,时间之快,超乎想象。法院一举推翻了之前对安瓦尔的无罪判决,裁决与其相关的鸡奸案罪名成立。在法庭旁听该案聆讯的民众不少。马航机长扎哈里·艾哈迈德·沙阿就是其中之一。扎哈里是安瓦尔的坚定支持者。1981年扎哈里加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至MH370事故之前扎哈里已经有过累计超过1.8万小时的飞行时间。作为马哈蒂尔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身为航空公司飞行员的扎哈里是大马的富裕阶层。伴随他每一次出航与归来的,是安瓦尔从政由盛而衰,乃至陷入鸡奸案的一汪浑水里,这一搅和就是十多年!3月7日的判决,对政客安瓦尔直接的影响并不是坐牢,而是直接抹除了安瓦尔本月参加雪兰莪州首席部长补选的可能性。按说生于1947年的安瓦尔早就是“高官得做骏马得骑”。他在1993年出任马来西亚联邦的副总理,区区一个州首席部长,论职位并不比联邦副总理高出多少。安瓦尔到“中央”任职时,正是马来西亚历史上在位长的政府首脑马哈蒂尔出任总理的时代。在穆斯林为主的马来西亚,同性恋行为是违法的,不过很少有人因为这一罪名受到起诉。现在的反对派安瓦尔是个例外,自1998年开始,鸡奸案的审判就经常陪伴着他。1998年9月他被革职,同年因渎职罪和鸡奸罪被捕,后被判刑。2004年9月,马来西亚法院撤销安瓦尔犯有鸡奸罪的判决,安瓦尔当庭获释。随后当选国会议员,成为反对派。在2008年3月举行的马来西亚大选中,安瓦尔虽然因法庭禁令无法参加选举,但在他所领导的反对党联盟的阻击下,执政党联盟自1970年代以来首次没能在国会下院获得三分之二多数席位,同时失去了5个州的执政权。2012年1月9日,马来西亚联邦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裁定安瓦尔无罪。当天,数以千计的安瓦尔支持者聚集在法院内外,高呼口号并举着“释放安瓦尔”、“反对诽谤”等标语。宣布无罪的裁决结果宣布后,安瓦尔的妻子和孩子哭着拥抱他,他的支持者一阵阵欢呼。为了维持秩序,一架警方的直升机当天在法院上空盘旋,装备水枪卡车的防暴警察在法院附近警戒,以防裁决结果引发骚乱。马来西亚政府亦在宣判当日声明,当天裁决结果证明“司法系统独立”,“政府没有左右法官决定”。声明赞赏总理纳吉布的民主改革成果。随后,在2013年5月的大选中,由安瓦尔领导的反对派取得了其在马来西亚开国以来的表现。然而,事实证明安瓦尔案这一烤糊了的大饼还远未到撤出烤箱的时候。2014年3月7日的判决,又将判决翻了个个儿,就如同马来西亚当局在MH370航班失联后的表现——前言不搭后语,翻来覆去反反复复。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社科院海疆问题专家王晓鹏曾对《新民周刊》说:“1983年,马来西亚在南海举行‘海盘车’

军事演习,其后马军(微博)偷偷占领我国南沙群岛弹丸礁。此后两个多月间,马官方也曾多次否认。”安瓦尔对这次获刑,则一再说:“对我的鸡奸罪指控是政治抹黑运动的一部分。都过了15年了,又是从头再来一遍,他们就是想把我关进监狱。”当然,不得不提的是,除了这折腾了15年的鸡奸案以外,安瓦尔还惹上过另一桩鸡奸案。2008年,安瓦尔被指和一名男性助手发生性关系,但一家法院在2012年以缺乏证据为由,判决他无罪。如果没有MH370失联事件,整个3月马来西亚人街谈巷议的,又该是安瓦尔案的再一次改变判决。人民公正党目前已指控执政的国民阵线滥用司法阻止安瓦尔参与补选。对于人们质疑扎哈里由于对安瓦尔案判决不满而促使MH370航班失联,人民公正党西华拉沙及蔡添强于3月16日证实扎哈里确为该党党员,但驳斥将该党与MH370失联航班机长的政治信仰联想在一起的臆测,并指这样的猜测是不负及不合适的。西华拉沙说:“纵使扎哈里出席了安瓦尔案聆讯也不代表该党与飞机失联有关,我们也不应该把焦点放在他的人格上,政府应该专注于找出失联的飞机及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负,很不习惯那么不妨看看马来西亚政府的构成。实行君主立宪的马来西亚联邦,其元首由七个州——柔佛、雪兰莪、吉打、霹雳、吉兰丹、彭亨、登加楼的苏丹,加上森美兰的严端和玻璃市的拉惹轮流担任,每任为5年。苏丹、严端和拉惹都是各州的君主。与其他君主立宪制国家一样,马来西亚的元首是国家权威的象征,在名义上拥有行政、立法和司法权,是国家的统治者,是国家的代表。然而马来西亚元首并不掌握实际权力,权力在议会和内阁手中。不同于其他君主立宪国家的是,马来西亚的君主制不是世袭的,而是由选举产生的;不是终身制的,而是有任期的;不是个人君主制,而是集体君主制。故而,在马来西亚许多中文媒体中,将马来西亚总理称作首相。就马来西亚全国的族群构成来看,马来人占65%左右,华人大概占25%。然而,马来西亚法律规定,政府总理、副总理等重要职位都由马来人担任,而马来人是穆斯林,因此能看出伊斯兰教在国家生活中的地位。但伊斯兰教在进入马来西亚时融入了很多其他宗教和文化,与中东等地的伊斯兰教有些不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骆永昆就认为,恐怖主义实际跟马来西亚关系不大。骆永昆说:“目前执政的国民阵线主要以代表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的三个政党为主,这种安排有其历史原因,是建国时各种族政治妥协的结果。建国前后马来西亚人诉求很单一,又因马来人是国家主体族群,所以马来人一定会投现总理所在的政党巫统的票。随着社会发展,马来人内部出现分裂,比如说现在反对派安瓦尔就是巫统分裂出去的,内部分裂后有的马来人就不会投票给巫统。”诚如《纽约时报》近日对MH370失联事件所评论道的:“马来西亚政府不负、缺乏经验,连简单事实都无法确认。”“马来政府习惯了过去那种没有挑战的日子,这次突然要他们负起来,他们很不习惯。近60年前脱离英国独立以来,凭借对信息的严密控制、对反对派的恐吓以及直到近还很强劲的经济增长,马来西亚的统治精英一直牢牢把持着权力,不曾间断。然而,全世界对MH370航班失踪一事的困惑已经对该国的专断政治文化提出了挑战,还让该国惯受娇纵的领导人受到了全世界批评人士的严厉批判。”至于马来西亚反对派内部亦是一团糟,它们的理念相互不认同,可以走到一起的共识就是反对现在的执政联盟,只要是政府说的,他们就否定。亚洲各国缺乏互信?3月15日,法新社从菲律宾马尼拉发出一则电讯:“分析人士认为,亚洲各国间互不信任,敏感的安全问题干扰了搜索工作的协调和资讯分享。”就在3月15日纳吉布会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立即回应称:“中方要求马方继续向中方提供更为全面、准确的情况。”与此同时,中国的技术专家立即赶赴马来西亚协助调查。这说明马来西亚方面之前并未和盘托出关于飞机失联的所有信息,总是希沙姆丁一再表态“已将军方雷达原始数据交给美国和中国,说明马来西亚将搜救置于国家安全之上”。作为1965年从马来西亚独立出来的新加坡,对马来西亚联邦有着深刻的认识。针对MH370航班失联后的搜索工作,新加坡管理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布丽奇特·韦尔什说:“在搜救上,各国在多个层面明显有沟通问题,这些事情的背后就是缺乏信任。保护国土、安全情报和利益等问题,开始凌驾于寻找飞机并解开疑惑这个共同目标之上。”新加坡华裔航空专家特伦斯·范说,各国的军事雷达可能探测到了马航失联客机,但各国政府拒绝分享数据,因为这会泄露它们雷达的性能并危及国家安全。比如雷达拍到照片的频率将显示出它们的系统达到什么样的水平。专门研究美中关系的耶鲁法学院中国法研究中心研究员格雷厄姆·韦伯斯特则说:“搜索马航失联客机的行动,可能是这些亚洲国家武装部队与民事机构建立信任的机会。不过,当涉及分享情报时,就仍存在真正的信任问题。”就救援本身来说,现行的救援协调机制以1979年的《国际海事救助公约》为基础,主要为明确。而这样的救援协调体制,使得一些组织能力欠佳的国家由于规定的所系,而成为主导国。这些国家在搜救经费、搜救设备以及专业程度上都和世界水平有差距。比如马来西亚就已在声称搜寻MH370航班,应由其主导,可是十多天的救援,仍然如无头苍蝇一般。在搜救工作争分夺秒的情况下,仍按照属地原则设立领导国并不合理。由能力更强的国家代替弱国行使公共服务职能的事情并非没有先例:克林顿时代,鉴于拉美猖獗的毒品交易与当地警方孱弱的控制力,美国政府便直接插手拉美扫毒行动,中央情报局甚至直接派人驾驶侦察机在拉美搜索和辨认运载毒品的飞机,再由相关国家实施拦截。在奥巴马政府任内,海地地震时,美国也通过快速投放救援人力,扮演了临时警察的角色。香港时事评论员刘和平则观察到几个细节,更能印证大国在此次MH370失联事件中,对地缘政治的影响力。刘和平说:“有专家认为美国或较早掌握MH370的详细信息,其表现在三方面。一是其他国家全都在南海搜索时,美军舰已到马六甲海域进行搜索;二是美国在东南亚地区建有数个军事基地;三是这架飞机整机是由波音公司制造。”刘和平甚至认为美国是在选择“私下放料”,小火添油般慢慢披露其掌握的一些些证据,以达到一些目的。南海合作新契机?不过,也有观点认为,此次MH370失联事件,可成为东南亚反恐合作的起点。比如曾任马来西亚总理政治秘书的华裔学者胡逸山就持此论。现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高级研究学者的胡逸山日前撰文称:“中国应派出反恐和安全专家,参与事件调查。……无论这次失联班机事件是否真有恐怖袭击,在地区开展反恐合作都不可避免。中俄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框架下具有各个层面的反恐合作机制,包括信息互通、联合演习等。在国际恐怖主义日益猖獗的大环境下,中国与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邻近国家,也应促成类似的反恐合作机制,可以由信息互通开始做起,成效加深后再提升合作层次。”这次MH370失联后的搜救工作,从13个国家参与到25个国家参与,在其中东盟国家如此大规模的共同搜救,在历史上属于首次,因此也不可避免地暴露出一些问题。有观点认为,虽然东盟国家经常会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有时美国也会参与其中,但历来缺乏传统安全之外的海上合作演习,以至于此次联合搜救行动多少带有一些“临时抱佛脚”的色彩。再次,中国在该海域的搜救力量同样薄弱。究其原因,一是南海地区存在大片争议海域,二是缺少近距离的码头和机场。而南海海域、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对东南亚和东亚国家而言,都有着海上生命线的重要意义。此地汇集了近40%的世界贸易流量,中国能源运输有60%要通过马六甲海峡、南海运到国内,进出口的物资大约有30%左右要通过这条运输线。此地空中航线亦繁多,是全球旅游、商务活动的重点地区。另一方面,南海海域遭遇的非传统安全威胁也日益严重。这里也是海盗多发区,仅次于索马里地区,占了世界上海盗攻击事件的近40%。马航失联事件对南海合作提出了更高要求,理应成为南海各方开展海上合作的新契机。南海问题的复杂性,也是世界上其他地区少有的。中国社科院海疆问题研究者王晓鹏告诉《新民周刊》:“东盟、美国、日本乃至印度,都对南海有很大兴趣。就印度来说,近期,印度高官多次发表涉及南海的言论。印度表示其在南海的利益是航行自由问题,这一点有点仿照美国的意思;印度还致力于维护南海甚至东海的和平稳定,表明印度未来可能会插手南海行为准则谈判;印度还主张通过国际法解决争端,这是该国次间接表态支持菲律宾对南海一些岛屿的国际仲裁。”当然,即使正大建航母打造“蓝水海军”的印度,还不敢轻易地穿越马六甲海峡到南海来。而当失联飞机的搜救工作进入到印度洋,印度马上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就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来说,上海政法学院海权战略与国防政策研究所的朱新山教授告诉《新民周刊》:“东南亚一些小国的一些社会势力是主张连横中国的。也就是说,他们要进一步加强和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尤其是深化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但也有一些势力是主张合纵的,他们主张与南海周边邻国共同对付中国。”朱新山认为,由于美国在亚太安全格局中强势依然,而亚太各国又不同程度地进入了以中国经济为中心的运行轨道,因此,东南亚各国普遍“两面下注”,这就增加了国际局势的不确定性。由此,甚至造成了中国的“马六甲”困局,一旦马六甲海峡被封锁,中国的能源安全堪虞。当然,就中国来说,对马六甲海峡未来可能存在的不确定因素,也会多方寻求预备方案。比如近日传出消息,泰国克拉运河计划启动。这一筹建中的亚洲人工运河,避开马六甲海峡,使得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的航程缩短了上千公里。中国无疑会从中受益。胡逸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从积极的方面看,MH370失联后,给本地区一个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机会。“坦白说,南海的各项主权争端,短期内几乎肯定不能完善解决。而‘搁置争议’理念虽好,也在近30年获得如马来西亚等南海主权声索国的积极响应,但丰富资源的强大诱惑也令另一些声索国蠢蠢欲动,有意无意地破坏了一些既有的默契。而人道救援却是一件南海各方都能接受,也会积极参与的事项。”

回收二手冷冻干燥机
座驾抹光机
回收反应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