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魏玲我国或可引领非传统安全领域地区合作

2018-11-06 10:30:21

魏玲:我国或可引领非传统安全领域地区合作

人民北京4月24日电(郑青亭杨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24日在京举行“新安全观:和平、稳定与合作的亚洲”学术研讨会。外交学院东亚研究中心主任魏玲发表题为“地区未来亟待加强合作的领域”的演讲。她在演讲中指出,面对日益复杂的地区安全形势,我国应在领土、岛礁、领海争议等传统安全领域,维护对话和磋商进程,增进与地区成员的信任,维护地区稳定;在灾害管理、海上安全、环境安全、粮食安全、流行病等非传统安全领域培育合作习惯与文化,构建合作架构,增进我参与地区治理和提供区域公共安全产品的经验与能力。

在传统安全领域,要维护对话和磋商进程,培育信任,维护稳定大局。在南海问题上,自去年以来,我们已经扭转了相对被动的局面,一方面全面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另一方面启动了《南海各方行为准则》的磋商进程,受到各方欢迎。与此同时,我们主动提出商签《中国—东盟国家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落实宣言、商签准则和条约的过程就是传递信息、释放善意、排解疑虑、构建互信的过程,是维护地区稳定的过程。“我们应该认识到,无论是《准则》,还是《条约》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地解决传统安全关切,但是磋商提供了良好的沟通渠道,做工作的渠道,是培育相互信任的过程。维护磋商过程比达成具体协定或条约更为重要,维护了磋商过程就维护了地区稳定。”

在非传统安全领域,要培育合作习惯与文化,增进认同;培育合作架构,积累区域治理经验,提高能力,为我参与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治理做准备;重点加强灾害管理、粮食安全、环境保护、流行病、海上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非传统安全威胁涉及各国人民的基本福祉,威胁跨越国境,且往往造成巨大人员和财产损失,在这些领域合作的动力、阻力小。此外,由于地理相邻或发展水平相似等原因,我在这些领域也具有一些发达国家所不具备的优势,具备积极推动,甚至主导合作的条件。”

魏玲指出,在这些非传统安全领域,通过积极推动或引领合作,我们将大有作为。首先,我们可以提供公共产品,为地区人民创造实实在在的福利,承担大国,赢得民心,培育合作习惯与文化,增进相互认同,特别是民间认同。其次,可以建设和提高我地区治理能力,包括议程设置能力、规范建设能力、资源调动与运作能力,和行动力等,为我运筹更核心领域或更大平台上的地区和国际治理准备条件。,还可以通过相对敏感度不高的非传统安全合作,探索大国合作进行地区治理的路径,培育地区安全合作架构,比如中美在第三国开展联合救援,中美合作应对地区疫病,中日韩合作进行区域大气污染防治等。

原标题:魏玲:我国或可引领非传统安全领域地区合作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投资理财产品有哪些
儿童游戏机
钣金加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